秉持公心 讲法说理解心结

文章正文
2021-05-22 01:18

内容提要:医疗纠纷容易引发医患矛盾,如果处理不当,极易造成不良后果。在遇到难解的医疗纠纷时,作为医患双方的“中间人”,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的作用就尤其重要。能否尽职尽责做好这个“中间人”,不仅关系到公平公正和当事人合法权益,更关系着社会和谐。

  天津北方网讯:医疗纠纷容易引发医患矛盾,如果处理不当,极易造成不良后果。在遇到难解的医疗纠纷时,作为医患双方的“中间人”,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员的作用就尤其重要。能否尽职尽责做好这个“中间人”,不仅关系到公平公正和当事人合法权益,更关系着社会和谐。

  不久前,记者来到天津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,调解员张洪运就向记者介绍了一桩棘手的调解案例。

  去年春节前,一位50多岁的男性患者在本市一家三甲医院进行肝部手术后死亡,患者家属情绪激动,认为是由于医院治疗不当才导致患者死亡,叫来众多亲朋好友到医院讨说法、要赔偿。院方则认为治疗不存在问题,手术治疗本来就有风险,患者手术后的恢复情况也因人而异,不能因为患者死亡就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医院方面。双方僵持不下。

  接到这起医疗纠纷时,调解员张洪运没有急着给死亡患者家属“讲理”,而是先“叙情”。她劝慰家属说:“逝者已矣,但咱们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下去,别因一时激动再发生意外。您放心,这事儿既然已经到了‘医调委’,我们就一定会尽全力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。但在这之前,请您千万稳定情绪,保重身体。”安抚好家属,张洪运立即开始研究患者的病历,不仅逐字逐句地看,还把其中记载的血糖、白细胞等数值列出来,制成表格进行对比分析,在脑海中不断地推演患者病情的变化。终于,张洪运发现,院方对患者肝部疾病的诊断和手术的治疗都是正确的,然而当手术后患者病情缓解不太明显时,院方没能及时复查CT,也没有实施加强抗感染、控制血糖等,治疗措施显然不够得力。尽管这些情况并不能直接导致患者死亡,不过张洪运认为,院方还是应承担部分责任。

  听了极具专业性的责任分析后,院方认可了张洪运提出的调解建议。然而,患者的家属却认为,既然把患者送进了医院,医院就该把他治好。张洪运又耐心地对家属进行解释,根据患者的病情,即使医院采取了有效的治疗措施,也不可能保证“药到病除”,更何况患者还患有糖尿病等严重的基础病,这既增加了治疗难度,也增加了病情恶化的风险。经过专业的解释和入情入理的开导,家属逐渐解开了心结,接受调解建议,与医方签订了调解协议。至此,一场情绪激烈而又棘手的医疗纠纷在春节前及时得到了化解。

  张洪运告诉记者,尽管医学科技不断发展,但也有无能为力的地方。比如孕期四维彩超,受胎儿姿态影响,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判断出胎儿是否健康。另外,即使是同一种疾病,受病人的年龄、体质、情绪、是否有基础病等因素影响,同样的治理方法效果也会不尽相同。这些都容易引起患者的误解,从而引发纠纷。医院的责任在于分析病灶、对症下药,而患者和家属也要明白,医院可以治病,但不能“包治百病”。在调解过程中,调解员要反复耐心地分析诊疗过程,给双方释明责任,尤其是对患方,他们很可能因缺乏医学知识而对某些治疗环节、措施、结果等产生误解。因此就更需要给他们掰开了、揉碎了,细细地讲明白,这样才能让当事人从心里感受到公平公正,更愿意接受调解。

  调解日记

  对于医疗纠纷的调解,在责任划分上要秉持中立和公正,但在感情上有时要更多地理解患方一些,因为他们可能要面对失去亲人的痛苦或难以治愈的病痛,情绪容易波动,很难理智、客观地分析和处理问题。这时候,调解员最先要做的就是抚慰他们的情绪,和他们进行感情上的沟通融合,再让他们明白,“医调委”是可以说理的地方,调解是可以帮他们化解堵心与烦心的,调解员是值得他们信任的。作为调解员,还应深入地调查研究纠纷事实,对医患双方讲“法”说“理”,让双方都明确“问题到底出在了哪里”,进而促成双方“言和”。(津云新闻编辑刘颖)

文章评论